「好,你可以開始摸對戲的演員了。」——親密戲協調員的指導原則

「好,你可以開始摸對戲的演員了。」——親密戲協調員的指導原則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21.12.2021

如何拍好一齣親密戲?

食色性也,親密戲是影劇裡藏起的香豔彩蛋,不能用預告片講明白的擁吻跟性愛,有時也是我們進電影院、打開串流平台的小小動力。看著認識或否的演員在螢幕上開展或收攏肢體,身為觀眾的我們也被撩得心癢癢。這些接觸之所以刺激,在於它們逾乎一般人際關係的邊界,這對身處其中的演員而言必定是場挑戰,也是導演及劇組需要面對的課題。

在導演跟演員的權力結構下,親密戲的產出容易有瑕釁。惡名昭彰者,如導演 Bertolucci 曾坦言,《巴黎最後的探戈》最後一幕,男主角(Marlon Brando 飾)以奶油為潤滑劑強姦女主角(Maria Schneider 飾)的戲碼,是在 Maria Schneider 事先不知情的狀況下進行的。Maria Schneider 受訪時也說,她不認為 Marlon Brando 是強姦犯,但,「我還是真的流淚了。我感覺屈辱,說實話,我感覺有點像被強姦了,被馬龍和貝托魯奇兩個人。」

時間來到 2017,多名女性影視工作者舉發電影製作人 Harvey Weinstein 的職場性暴力,掀起 #metoo 浪潮之餘,電影業視為演員「本份」的性感、裸露情況,也有了更深入討論的機會,讓各國影業漸漸重視演員在出演親密行為時的界線。親密戲協調員(intimacy coordinator)一職隨之受到重視,他們會在影劇拍攝時,從旁協助親密戲的完成,確保過程中沒有人權益受損。2018 年,HBO 與倫敦戲院也正式引進親密戲協調員,使用 Ita O’Brien 提出的〈親密戲指導原則〉為準繩,讓親密戲更趨自然、戲裡戲外兼顧良好品質。

IMAGE

2018 年,HBO 拍攝《墮落街傳奇》第二季時,首度引入親密戲協調員(intimacy coordinator)的職位。

好的親密戲,從溝通開始

「內衣脫掉。」「屁股抬高十公分。」「男演員可以開始摸女演員了。」

這些話乍聽有些荒唐,其實都是親密協調員為保護演員的措施,什麼時候脫下內衣、什麼時候保持性交的體態、什麼時候開始愛撫,就連動作稍有挪移、接觸區域有更易、被鏡頭多拍到一點、體膚皺紋的變化,必須即時掌握演員的意願跟狀態——好的親密戲,往往經過縝密的規劃和設計。

《AV帝王》裡的名場面,村西透(山田孝之 飾)在拍攝色情片的途中,親身下海接觸、與 AV 女優黑木香(森田望智 飾)對戲,甚至手舉攝影機,真槍實彈上場——這一套作法,放到影劇的親密戲上來看卻是大忌。

色情片講求的是「樂莫斯夜樂,沒齒焉可忘」的感官體驗;但對一般影劇來說,性愛作為劇情的一環,目的不在香豔,而是存在著需要彰顯的戲劇效果,譬如《性愛自修室》藉由大量性愛堆砌青少年的情慾生活,其主軸是青春期對各色關係的探索,是負責讓觀眾意會「這些事情正在發生」的手段。也是為什麼,親密戲必須給予演員大量的動作指導,為的就是讓演員的身體在「點到即止」的情況下,帶給觀眾最大娛樂。

性愛自修室,親密戲指導員

《性愛自修室》以青少年繁花盛開的性愛場面為名,對演員跟劇組而言都是一大挑戰。

 

台灣電影《當男人戀愛時》在今年春天掀起一些討論。索尼影業在三月發布的影片「電影《當男人戀愛時》花絮 許瑋甯為戲挑戰篇」中,側寫導演殷振豪,為求吻戲自然,在沒有明確告知飾演女主角許瑋甯的情況下,安排飾演男主角的邱澤強吻許瑋甯。

電影走紅,有網民發聲質疑:此行徑是否侵犯女性身體自主權?導演說明,「那個吻戲是有在劇本裡,只是沒寫在天台上哪一段要親下去。」許瑋甯本人也說不介意。儘管如此,若我們以  Ita O’Brien 擬定的〈親密戲指導準則〉來審視事件,導演在和演員協商的過程中,應該保持更開放的溝通態度,比如第 7 點 b 項,「 Identify the blocking of the scene」(告知演員場次與走位動作),也如第 12 點 a 項講述吻戲的法則,「Start off with the actors giving and receiving a peck when agreeing physical touch, and sculpting the physical actions, using plain words,」(在演員同意身體接觸後,雙方可從淺『啄』開始進行,並建議導演使用清楚詞彙界定其肢體動作。)

從上述舉例不難發現,〈親密戲指導準則〉強調的,便是演員「知情同意」。在這脈絡下,導演、劇組、演員跟經紀人的多方交涉不可或缺。 Ita O’Brien 說,「聆聽演員的聲音,讓演員覺得安全,覺得自己握有身體自主權,能夠讓演員可以充分發揮專業演技,帶入自己的角色以及與對手演員的互動中,讓故事真正被精彩詮釋,事實上這對雙方來說都是很有助益。」 

親密戲指導員,性愛自修室

Ita O’Brien 曾擔任《性愛自修室》等影劇的親密戲協調員。

一場親密戲,就像一支雙人舞

Ita O’Brien 曾擔任過《性愛自修室》《正常人》等知名影劇的親密戲協調員。她的舞蹈背景讓她在理解肢體展演上幫助良多,「以前大家沒有認知到親密戲其實就像是雙人舞,可以把它想像成是肢體舞蹈,無論是要演員去牽對方的手,或者是扶人、拉人,都要確保呈現出導演對作品的想像,因此需要專業的指導,讓這些接觸看起來真實但也安全。」但處理親密戲務必小心,畢竟親密戲可能帶來的創傷,比一支失敗的舞更深、也更難復原。

金馬講堂及其他訪問中,她經常以「拉邦動作分析」(Laban movement analysis)追索演員的可能性。拉邦動作分析由 Rudolf von Laban 以「身體(body)」「時間(time)」「空間(space)」「勁力(effort)」「關係(relationship)」為座標,統性地記錄常見的動作,加以應用在舞譜上,讓表演者更好消化不同動作的外觀、質地與性情。

拉邦並把日常生活中的動作分為八種,「當中有漂浮、滑行、輕拍、輕彈等等。這些動作都對應著元素:土、風、火、水。」假如演員的性格穩重,屬土,Ita O’Brien 便會從石頭、泥土或樹木尋找靈感;講求流動感,則會觀察水的紋理與動靜;激情碰撞的性愛場面,則需要營火、火山等燃燒意象的加持。舞蹈的神韻因而體現於戲劇表演中。

看蛇、看馬、看瞪羚、看猩猩,帶著演員一起觀察並模仿動物,也是演練親密戲的法門。類型各異的動物,如狩獵者、被狩獵者,動作反應也不一樣。聯繫到角色在不同情境下的躲閃跟追擊,動物的親密行為是好老師,「譬如,馬的節奏是比較長的,這就跟貓不一樣,貓是細碎且快速地,大猩猩的動作就非常沉重。再來我們觀察動作時也會注意牠們所發出的聲響。」

演員在裸體接觸時,都得配戴安全措施。常見的是像 hibue/shibue 等道具遮蓋,器官沒有接合,藉由借位或後製,也有專屬影劇的高清無碼。 

不只是身體上的小心翼翼,戲前戲後,她也要求跟演員進行「親密對話」(intimacy call)為避免演員在排戲過程中,因過多肉體接觸而大意,必須有秩序地喚起演員的身體意識:詢問他們如何看待上一場親密戲或模擬性愛,須在每場表演前重新確認演員意願,為演員編織一張網,建立清晰的框架,反而能讓演員的發揮更不拘謹。

這時或許有人會問,如果遇到 BDSM 或粗暴的性虐待等場景,該怎麼做才能得到演員信賴?Ita O’Brien 也在講座上舉例,「就像拍武打戲時,並不會真的殺人,也不會真的打到人或扭斷脖子,但是如果沒有說明清楚,就會造成讓演員受傷的風險。」

〈親密戲指導準則〉第 14 項也列出此情況,「Scenes with simulated sex into abusive/violence simulated sexual content, consider the use of an Intimacy Coordinator in conjunction with a Fight Director/Stunt Coordinator.」(針對性虐待/性暴力的性愛模擬場景中,考慮聘請親密協調員,並與武術指導/特技協調配合。)詢問演員對綑綁或調教式性愛的接受度,明確告知演員他身上發生的、即將發生的,不管情境或冷或熱,Ita O’Brien 相信在親密戲一路上,溫良的溝通致使最好的呈現。 

正常人

《正常人》特寫兩人關係,免不了親密場景。Ita O’Brien 擔任此劇的親密戲協調員。

你準備好觀看一齣親密戲了嗎?

電影即生活,戲如人生,親密戲讓角色之間的關係更逼近真實。但我們看過太多不幸的例子,是演員在拍攝過程中受傷。

過往,為了追求角色互動的真實,導演、甚至是觀眾,都樂見演員打破跟角色之間的界線。但值得思考的是,這樣的企盼,會不會反過來變成演員的負擔?假戲真做,既然表演模糊了虛構與真實,角色在戲裡受到的創傷,也有可能復刻在演員的身上。當我們過分苛求演員在任何層面上與角色共感,一方面固化了演員的姿勢、是對演員專業的不尊重,一方面這些視線也容易造成演員的精神壓力,並非健康的常態。

我更喜歡用「詮釋」這個詞來描述演出,它有著把演員跟角色分開來欣賞的前提,釐清「人類」與「人物」的距離,這讓我們以一顆公允的心眼,看待劇幕上發生的一切,也能給予演員寬敞而舒適的職場環境。

銀幕上把角色活得淋漓的演員,現實中背負著自己的人生前行。Ita O’Brien 會在排演前,與演員談心,有些演員只願意半裸,有些演員可能不想被攝影機拍下肛交、口交等畫面,有些演員不喜歡窒息式性愛,多多少少,心裡有一條踩不過去的線。在拍攝時,必須時時思考:這一場親密戲在作品裡的必要性是什麼?如果沒有必要,是不是拿掉更好?

以吻戲來說,〈親密戲指導準則〉出現過這樣的句子:「When kissing, no use of tongues as standard practice. However, should the director feel it would serve the scene better to use tongues, then there must be agreement and consent from both of the actors. 」(吻戲時,以不使用舌頭為原則。然而,如果導演認為舌吻更有利於詮釋時,要先獲得雙方演員同意。)

〈親密戲指導準則〉常有提示與反思,親密戲服務的對象,並不全然是觀眾,也是影劇本身。在保護演員的情況下,比起想著要大膽博眼球,親密戲更旨在渲染角色的生活全貌,依戀、順從、反抗、掙扎、相悅,親密戲經由演員的赤裸身軀,如電流一般刺激觀眾的雙眼——不妨好好享受揪人心臟的親密演出吧,相信那是為演員和親密戲協調員,獻上最高級的感激。

延伸閱讀:金馬影展「電影大師課」文字記錄

正常人,親密戲指導員

《正常人》劇照

 

 
#Ita O’Brien #演員 #正常人 #性愛自修室 #親密戲協調員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吳浩瑋
圖片提供HBO,Netflix,IMDb
責任編輯溫若涵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