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貓・色色人生求翻身 EP1|成為色按師前一個月,我脫下褲子的速度越來越快

黃貓・色色人生求翻身 EP1|成為色按師前一個月,我脫下褲子的速度越來越快

作者黃貓
日期17.11.2021

01.

當 L 問我能不能幫我吹的時候,我沒有拒絕,可是我心不在焉,即便他跪在我胯下努力不懈,我也沒辦法立刻硬起來。他見我沒什麼反應,便開口:「你很緊張嗎?不然你先躺下好了,放輕鬆。」他伸手搭著我的肩膀,然後站起來的同時,脫掉了我的上衣,接著雙手按著我的肩膀讓我躺下後,繼續他的動作。

我心想,不是緊張的問題,是我沒辦法專心在這件事情上。L 算是我的老闆之一,所以我這樣算是被權勢性侵了嗎?還是利益交換型性騷擾?他剛按著我的肩膀,我沒有立刻躺下算是有反抗嗎?還是他沒感覺到我不是很想?腦中閃過太多思緒,一回神便覺得他的賣力演出讓我無比尷尬。

硬不起來是這行的大忌吧?我把心思放回現實,想要拿回這件事情的主動權。我提議:「不然先沖一下澡,你順便教我怎麼挑逗客人吧。」L 仍不放棄地吹了一陣子,才應聲好。

L 進了浴室說教我洗頭,讓我坐在小凳子上。當然不是安份地洗頭這麼簡單,他用指腹輕輕地揉著我的頭皮,手沒有停,人緩緩地從我的背後走到正面,我雖然因為洗髮精的緣故緊閉雙眼,但他湊上來的陰莖滑過臉頰,讓我心想是不是又中招?兩個人的身體隨著洗頭的動作有些微移動,他的下體開始漲大,我乾脆起身讓他背向我,一隻手按著他的胸,另一隻手開始幫他打。我沒什麼感覺,他倒是興奮得很,沒多久他就射了一地,笑嘻嘻地說射在浴室比較好清理。

這就是我在男同志色情按摩業,還沒賺到錢,全身就被吃乾抹淨的開始。


02.

有在使用交友軟體/約砲軟體的男同志,對同志按摩應該都不陌生。俗話說沒吃過豬也看過豬走路,這年頭軟體上的帥哥,除了詐騙之外,另外一半大概都是按摩師。如果你還不是按摩師,店家很快就會找上門來,用盡各種河蟹話術招攬。我就是這樣進入俗稱色按的男同志色情按摩業,也稱作 gay spa。

2017-2018 年間,我在軟體上拒絕不同店家的招攬多次,一來是我認為自己的相貌、身材不夠格;二來自是羞於色情的工作內容。

然而,在數十次的邀約裡,只有 H,每隔一段時間便像老朋友一樣捎來問候,在保有基本禮儀的問答下,H 得知我們的住處僅相隔一百公尺後,便更積極進攻。

當時的我,說好聽是斜槓,實際上是兼四份差,每月工時超過三百小時的窮忙族,工作除了沒有相應的報酬之外,也未能有效累積未來升遷的資本。窮忙的生活越發厭煩,與工作沒有連結、沒有熱情更沒有成就感,社會學教科書上,馬克思口中的異化當是如此。

H 知道我的工作狀況,便經常在晚上十點左右約我吃宵夜,聽我抱怨工作鳥事。幾頓免錢宵夜之後,H 提議,讓我去當新手師傅的練習模特兒。當時心想,一來還了宵夜的人情,二來還有免費的按摩服務,想來是沒什麼損失,便答應下來。

新手師傅顧名思義,就是那些剛入門還不會按摩的新手。每次當我脫下褲子全裸躺上按摩床時,H 總是對他們說:「要好好珍惜這個機會,真正的客人很少這麼優的!」有過幾次當按摩模特兒的經驗,我在陌生人面前全裸的不安及羞恥感便消失殆盡,H 見我脫衣速度越來越快,不再扭捏遮掩,便在宵夜時加強攻勢,說是幾位新師傅條件不如我,要是我加入的話,必定能成為紅牌。

我自是明白 H 句句迷湯,但在當練習模特兒時,也不免觀察、比較自己跟這些新手師傅的相貌、身材及大小,我也真覺得自己的條件勝過大部份師傅。

心理學有個理論叫做登門檻效應,意思是說一旦接受一個微小的請求之後,人們為了維持自己的認知平衡,接下來也會接受對方越來越多的要求。H 正是利用了登門檻效應,讓我不再抗拒這一行,而我對色按的工作流程也有進一步的認識。2018 年 6 月,在我答應去當練習模特兒的一個月後,我便答應成為他口中時間自由又能快速存錢的男同志按摩店師傅,簡稱「男師」。


03.

事實上,要不是我的運氣好,當時又有實際的存錢目標,當男師也不是一定存的了錢。色按的收費標準,在北部地區,兩小時按摩約 2600-3200 元左右,店家跟沒經驗的菜鳥師傅五五對拆,已熟悉整體按摩流程的師傅則是六四拆,雖然也有紅牌師傅跟店家協商得到更好的拆帳模式,但大抵如此。做兩個小時的指壓、油壓(精油按摩),只能分得 1600 元左右,不夠紅的話,還不一定每天都能接到客人,一個月只接三、五個客人的男師也大有人在。

H 隔天立刻幫我安排按摩教學,但我到場才知道,新手師傅的按摩教學,並非免費的教育訓練。H 一口一個獨家技術,藉口怕競爭者派人偷技術,要求一萬元學費。我正想拒絕,H 又開口說:「這一萬塊可以等真正接到客人時再付,不用真的拿錢出來,等於把前十位客人當作實作練習,還能賺點小費,像你這麼優,十個客人搞不好上線兩三天就有了。」

H 話還沒有完,另一個老闆就又進門,我一看便不知所措,這位 V 老闆也在交友軟體上邀約我好幾次都被我拒絕,沒想到在這種場合遇上,尷尬至極。H 見 V 進門,連忙帶開一萬塊的話題,向我介紹 V。

原來色按的競爭激烈,有些老闆會用假店的方式,把一家店開成數家,客人在網路上搜尋時,找來找去其實都是同一個老闆,同一批男師,只是在網站上有不同名字、不同照片罷了。H 跟 V 則是使用同業結盟的方式互相扶持,他們底下除了獨家紅牌男師之外,大多數男師相互流通,說好聽是讓男師在不同店家的網站有更多曝光機會,生意也會比較好;實際上色按講求新鮮感,店家每個月藉由上架新師傅發送廣告訊息給老客人,但並不是每家店每個月都有端得上檯面介紹的新師傅,H、V 以及 L 三位老闆就是藉由結盟的方式,互相流通師傅,以提供客人新鮮感。

在客套的介紹之後,V 立刻把我誇了一頓,說是自己跟 H 一樣眼光精確,只可惜三顧茅廬也沒有請得動我。H 跟 V 聯手把我捧上天,我也就聽信他們「一萬塊從十位客人身上抽成,轉眼之間就到手」的說法。

不久後,我輾轉從其他老師傅口中聽聞,按摩教學也是老闆們的固定收入來源。老闆藉口防偷技術來收費,其實有時候找來一些明知生意不會太好的年輕弟弟,並且不會讓他們後付學費,就從年輕弟弟身上賺取這一萬塊學費,要是運氣好真的有客人點,還能再賺上幾筆,但他們明知條件不是太優的男師,最後大多連這一萬塊都賺不回來。

 

【黃貓】
文科碩士,塵世中一個迷途小書僮,盡力往上爬過,但翻不了身就決定躺下。

【色色人生求翻身】
人生的一部份,總是做些不太光彩的事,渾渾噩噩地繼續問:「底層能發聲嗎?」
有天我想通了,翻轉階級除了教育之外還有一種方法,那就是婚姻。

#黃貓 #情慾 #社畜 #LGBTQ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黃貓
設計劉育齊
視覺統籌潘怡帆 Crystal Pan
責任編輯蕭詒徽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