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劇場
天窗打開了,這裡歡迎你的亮話──兩廳院 Gap Year 的自問與試答
天窗打開了,這裡歡迎你的亮話──兩廳院 Gap Year 的自問與試答
01.05.2024
私人造訪・魏于嘉 OA|我是半個編劇,但什麼時候算是「一個」?
私人造訪・魏于嘉 OA|我是半個編劇,但什麼時候算是「一個」?
10.26.2023
你還關注香港嗎?專訪《說吧,香港》廖偉棠,四個香港故事裡的臺灣視角
你還關注香港嗎?專訪《說吧,香港》廖偉棠,四個香港故事裡的臺灣視角
08.24.2023
父母告誡不要盯著看,但我現在花錢,坐下來看──Back to Back Theatre:人們以為我們都是天使
父母告誡不要盯著看,但我現在花錢,坐下來看──Back to Back Theatre:人們以為我們都是天使
08.14.2023
像是最好的小吃店裡那罐胡椒,專訪李銘宸《百葉》:那麼基本,那麼微小的觀看
像是最好的小吃店裡那罐胡椒,專訪李銘宸《百葉》:那麼基本,那麼微小的觀看
07.04.2023
《太陽與海》:想像地球的毀滅,是一場沙灘的午後日曬,和一首優雅歌劇
《太陽與海》:想像地球的毀滅,是一場沙灘的午後日曬,和一首優雅歌劇
06.28.2023
現在,你可以起身走動了──專訪陳煜典 ╳ 范承宗《脫殼》,走近一隻龍蝦的痛覺與永生
現在,你可以起身走動了──專訪陳煜典 ╳ 范承宗《脫殼》,走近一隻龍蝦的痛覺與永生
06.21.2023
我變成野兔、鬥雞、花豹,是為了成為人──專訪魏雋展
我變成野兔、鬥雞、花豹,是為了成為人──專訪魏雋展
04.18.2023
你身邊的人都在說,好ㄅㄧㄤˋ!穿越回四十年前台北,八〇年代意想不到的五件事
你身邊的人都在說,好ㄅㄧㄤˋ!穿越回四十年前台北,八〇年代意想不到的五件事
12.16.2022
走進劇場,是為了見證偉大作品的誕生嗎?──2022 兩廳院 Open Studio 側記
走進劇場,是為了見證偉大作品的誕生嗎?──2022 兩廳院 Open Studio 側記
12.15.2022
當衛武營變成一艘光舟——新春燈會系列散策,武營(有閒,ū-îng)來坐
當衛武營變成一艘光舟——新春燈會系列散策,武營(有閒,ū-îng)來坐
01.27.2022
卡拉 OK 疼痛紀事:當我們飆歌時,唱的是什麼傷痛?——布拉瑞揚舞團《#是否》
卡拉 OK 疼痛紀事:當我們飆歌時,唱的是什麼傷痛?——布拉瑞揚舞團《#是否》
10.18.2021
生如夏花,賈柯凡多梅爾《指尖上的幸福人生》:死去前,你真正活過嗎?
生如夏花,賈柯凡多梅爾《指尖上的幸福人生》:死去前,你真正活過嗎?
03.09.2021
連夜撕下的那篇文章:《劇場》與臺灣六〇年代電影實驗
連夜撕下的那篇文章:《劇場》與臺灣六〇年代電影實驗
01.13.2021
《鋼琴教師》到《人民之王》——葉利尼克筆下的性與暴力
《鋼琴教師》到《人民之王》——葉利尼克筆下的性與暴力
11.25.2020
我們都是地球的客人——《物種大樂團》:你的人生最後會留下什麼?
我們都是地球的客人——《物種大樂團》:你的人生最後會留下什麼?
10.29.2020
適者生存,不一定要做強者啊——王嘉明 ╳ 大象體操《物種大樂團》
適者生存,不一定要做強者啊——王嘉明 ╳ 大象體操《物種大樂團》
10.07.2020
那永遠 5 歲的媽媽,娩娩工作室《play games》:愛需要練習,但不一定能收獲
那永遠 5 歲的媽媽,娩娩工作室《play games》:愛需要練習,但不一定能收獲
09.18.2020
死後二十年,依舊前衛:《未完成,黃華成》北美館開展
死後二十年,依舊前衛:《未完成,黃華成》北美館開展
05.08.2020
找愛的通俗劇:專訪周東彥「國家級約會計畫」,相約一起孤獨
找愛的通俗劇:專訪周東彥「國家級約會計畫」,相約一起孤獨
07.29.2019
用藝術對抗生命消逝的恐懼:「陶身體劇場」的舞蹈與音樂
用藝術對抗生命消逝的恐懼:「陶身體劇場」的舞蹈與音樂
10.26.2018
游移虛實間,影像詩人周東彥與《光年紀事》:夢境就是在場的光與粒子
游移虛實間,影像詩人周東彥與《光年紀事》:夢境就是在場的光與粒子
06.29.2018
張照堂 ╳ 莊靈談六〇前衛:我們只是做了喜歡的事,如此而已
張照堂 ╳ 莊靈談六〇前衛:我們只是做了喜歡的事,如此而已
05.08.2018
專訪鄭宗龍 ╳ 何曼莊:痛著和世界一起跳舞,非常快樂
專訪鄭宗龍 ╳ 何曼莊:痛著和世界一起跳舞,非常快樂
04.19.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