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閱讀
談什麼悲劇(白眼),給我魅惑の漫畫──專訪《北投女巫》簡士頡
談什麼悲劇(白眼),給我魅惑の漫畫──專訪《北投女巫》簡士頡
05.19.2022
華麗的叛逆──但唐謨談《桑塔格》
華麗的叛逆──但唐謨談《桑塔格》
05.12.2022
問題是:藝術天才能在過去的臺灣活下來嗎?|臺灣美術兩百年(下)
問題是:藝術天才能在過去的臺灣活下來嗎?|臺灣美術兩百年(下)
05.11.2022
那天開始,你的畫被稱為「日本畫」⋯⋯臺灣藝術家們的榮耀與陰影|臺灣美術兩百年(上)
那天開始,你的畫被稱為「日本畫」⋯⋯臺灣藝術家們的榮耀與陰影|臺灣美術兩百年(上)
05.11.2022
媽媽輩的腐女看什麼?首開 BL 漫風氣,女漫畫家群「花之 24 年組」
媽媽輩的腐女看什麼?首開 BL 漫風氣,女漫畫家群「花之 24 年組」
05.05.2022
「如果想拿諾貝爾獎,不要抨擊綠色和平。」──某位吉爾吉斯作家這樣對我說
「如果想拿諾貝爾獎,不要抨擊綠色和平。」──某位吉爾吉斯作家這樣對我說
04.20.2022
【魚之占卜】看你還沒下班就知道,喔你是條鮪魚──林楷倫《偽魚販指南》
【魚之占卜】看你還沒下班就知道,喔你是條鮪魚──林楷倫《偽魚販指南》
04.13.2022
我捍衛偶像,也是捍衛獲得幸福的權力──專訪宇佐見鈴《本命,燃燒》
我捍衛偶像,也是捍衛獲得幸福的權力──專訪宇佐見鈴《本命,燃燒》
03.30.2022
「我是同性戀,從我還是大衛・鮑伊的時候就是了。」
「我是同性戀,從我還是大衛・鮑伊的時候就是了。」
03.17.2022
婚禮,對參加過上百場婚禮的攝影師而言,就像電玩一樣──汪正翔《旁觀的方式》
婚禮,對參加過上百場婚禮的攝影師而言,就像電玩一樣──汪正翔《旁觀的方式》
03.08.2022
綁架李桐豪(這是一篇專訪)
綁架李桐豪(這是一篇專訪)
03.03.2022
出發與抵達之間,他們抽了七次菸——濱口竜介《在車上》與村上春樹〈Drive My Car〉
出發與抵達之間,他們抽了七次菸——濱口竜介《在車上》與村上春樹〈Drive My Car〉
02.16.2022
認清自己的平庸後,我們還要創作嗎? ──又吉直樹《人間》
認清自己的平庸後,我們還要創作嗎? ──又吉直樹《人間》
02.10.2022
黃貓・色色人生求翻身 EP3|翻轉階級,就靠這次閃婚了
黃貓・色色人生求翻身 EP3|翻轉階級,就靠這次閃婚了
01.25.2022
杜鵑唱歌時,我便知道此處一切安好——《一位年輕博物學家的日記》
杜鵑唱歌時,我便知道此處一切安好——《一位年輕博物學家的日記》
01.25.2022
科學怪人誕生兩百年後,被她寫成性愛娃娃⸺《科學愛人》
科學怪人誕生兩百年後,被她寫成性愛娃娃⸺《科學愛人》
01.13.2022
「我拍電影,不是為了風風光光地嫁入豪門」——范俊奇寫張艾嘉
「我拍電影,不是為了風風光光地嫁入豪門」——范俊奇寫張艾嘉
12.21.2021
黃貓・色色人生求翻身 EP2|為了讓自己翻身,我學會勾引客人翻身
黃貓・色色人生求翻身 EP2|為了讓自己翻身,我學會勾引客人翻身
12.21.2021
租書店裡的政治犯與流亡者——拍謝少年談〈時代看顧正義的人〉
租書店裡的政治犯與流亡者——拍謝少年談〈時代看顧正義的人〉
12.15.2021
黃貓・色色人生求翻身 EP1|成為色按師前一個月,我脫下褲子的速度越來越快
黃貓・色色人生求翻身 EP1|成為色按師前一個月,我脫下褲子的速度越來越快
11.17.2021
男朋友夢工場|沈信宏 ╳ 熊一蘋:不是那種異男,那要成為哪一種?
男朋友夢工場|沈信宏 ╳ 熊一蘋:不是那種異男,那要成為哪一種?
11.10.2021
寫詩跟洗腎,都是在拿生命開玩笑——《腎友川柳》
寫詩跟洗腎,都是在拿生命開玩笑——《腎友川柳》
11.04.2021
妻子離開了,或許因為貓覺得寂寞——《現在,依然想念妳》
妻子離開了,或許因為貓覺得寂寞——《現在,依然想念妳》
11.02.2021
我坐吧台,因為能放棄的事情越來越少了——陳玠安《問候薛西弗斯》
我坐吧台,因為能放棄的事情越來越少了——陳玠安《問候薛西弗斯》
10.12.2021